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诗词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219|回复: 42

关于【周小沫】被封号的问题

  [复制链接]

62

主题

894

帖子

109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90
发表于 2013-1-5 00:27: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2]
  回复:6人 / 37帖  阅读:337次   管理:  [ 迁移┊ 锁定┊ 置顶┊ 加精华┊过滤 ]
账号: fengyueduonaoren名字: 才尽更断笔 [ 楼主 ]   2012-12-30 23:18
http://tieba.baidu.com/p/1406107718?pid=17128243937&cid=#17128243937
http://tieba.baidu.com/p/1407650363?pid=17154044375&cid=#17154044375
http://tieba.baidu.com/p/1410681607?pid=17205119769&cid=#17205119769
http://tieba.baidu.com/p/1410681607?pid=17205119769&cid=#17205119769
http://tieba.baidu.com/p/1416076244?pid=17289226603&cid=#17289226603

这五组步韵的鹧鸪天,大家应该看了眼熟吧!


账号: fengyueduonaoren名字: 才尽更断笔 [ 楼主 ]   2012-12-30 23:20
http://www.shici.org/oubb/342816.html——http://tieba.baidu.com/p/1422827701?pid=17400774258&cid=#17400774258
烟霞06年的一首偶感,到你那里成了春生。


账号: fengyueduonaoren名字: 才尽更断笔 [ 楼主 ]   2012-12-30 23:22
  http://www.shici.org/oubb/658366.html ——
http://tieba.baidu.com/p/1424633778?pid=17429967942&cid=#17429967942

秀士兄的观梅有寄,到你那里成了梅。


账号: fengyueduonaoren名字: 才尽更断笔 [ 楼主 ]   2012-12-30 23:23
http://tieba.baidu.com/p/1426634111?pid=17461999498&cid=#17461999498
这个是我写的春浅,也被你拿去了。


账号: fengyueduonaoren名字: 才尽更断笔 [ 楼主 ]   2012-12-30 23:25
http://www.shici.org/oubb/657524.html——http://tieba.baidu.com/p/1432458883?pid=17556162282&cid=#17556162282
南乔兄的七律饮酒,在你那里成了把酒千盏。
http://tieba.baidu.com/p/1141861107?pid=17702080319&cid=#17702080319
折兰的巫山一段云,

今年3月你在那边发表的,请你仔细看看这两篇后面跟帖的内容!一位叫踉跄随风的朋友早已经贴上霜天原作的截图了,指出你是盗用!今年3月至今,你是不是会告诉我们你八个月没看到那些话?3月以后,你继续发表,视而不见人家的指责,没见你出来解释一个字!这也是你所说的“只是转过去给大家欣赏"吗?


账号: fengyueduonaoren名字: 才尽更断笔 [ 楼主 ]   2012-12-30 23:28
http://www.shici.org/oubb/504082.html——http://tieba.baidu.com/p/1912460900?pid=25093412713&cid=#25093412713
花语的念奴娇,原本无题,你把首句加为了标题。


账号: fengyueduonaoren名字: 才尽更断笔 [ 楼主 ]   2012-12-30 23:30
http://www.shici.org/oubb/664050.html——http://tieba.baidu.com/p/2038659615?pid=27130927924&cid=#27130927924
慕容婉儿12月上旬的作品,你加首句为标题发在那边。


账号: fengyueduonaoren名字: 才尽更断笔 [ 楼主 ]   2012-12-30 23:31
http://tieba.baidu.com/p/2043789334?pid=27211078406&cid=#27211078406
这首是我13日为纪念南京大屠杀发在霜天版的。


账号: fengyueduonaoren名字: 才尽更断笔 [ 楼主 ]   2012-12-30 23:35
还有一些是别处论坛作者的作品,譬如风信子,但因不属于本坛,我就不再列举了。


账号: fengyueduonaoren名字: 才尽更断笔 [ 楼主 ]   2012-12-30 23:42
法律责任?你明知道在目前看来,根本没办法做到!
本坛有本坛的原则,为诗为文者也应有基本的准则,所以,我们能做的,只能是这些。


账号: fengyueduonaoren名字: 才尽更断笔 [ 楼主 ]   2012-12-30 23:49

引用 ::: 在 周小白 的贴子提到 :::
请版主加我QQ123333105。本人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也请贵吧主能慎言行事,莫误了您高傲的地位。

我用词过激,是因为我对于抄袭深恶痛绝。
至于其他,我不认为有什么不对。因为,我们看到的事实如此,按正常逻辑,只能得出前面的结论。


账号: z441202490819201名字: 古月求衣 (31)楼   2012-12-31 07:52
鄙视这种人——厚颜无耻!今后不屑与之为伍!


账号: manghs3名字: 五龙闹海 (32)楼   2012-12-31 16:55
支持笔兄做法!


账号: zjt19721222名字: 江左白丁 (33)楼   2012-12-31 18:04
很忿怒,也很无奈!
有种自己写嘛!!
标个转贴也累不死人!
更能说明霜天的诗词篇篇金玉,掷地有声!


账号: z2718t2828名字: 拂云孤直 (34)楼   2013-01-04 11:30
文人要有行,既然喜欢诗词就自己写,写不出也要耐得住寂寞,投机取巧实为不当。支持版主对此一类剽窃行为的封号措施。


账号: fengyueduonaoren名字: 才尽更断笔 [ 楼主 ]   2013-01-04 17:15
斷筆 16:37:16
我根本不必要去想象龌龊不龌龊
斷筆 16:37:33
我只需要凭我看到的事实就可以有自己的结论
小白 16:40:43
你又看到了什么?看到了我偷盗你们的诗词?
斷筆 16:38:44
事实就是如此
斷筆 16:38:53
你发表那么多
斷筆 16:39:05
没有一个字告诉别人那些不是你自己写的
小白 16:41:31
那我的罪很大了。几乎我认为不错的诗词。我都拿来转过帖
斷筆 16:39:53
罪不罪的,我不会去操心,我只按我们这边的原则去做
小白 16:42:04
风笛子是我要好的朋友。而且在霜天晓角也有很多我的朋友。
斷筆 16:40:09
我不关心你有什么好友
小白 16:42:32
是的。你的原则是去贴吧骂我厚颜无耻?
小白 16:42:42
我想没必要这样去做吧。
斷筆 16:40:44
呵呵,那你觉得你那样做很有理么?
小白 16:43:45
我本来觉得自己有理。但是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自己很卑鄙了
斷筆 16:41:34
当别人在那些诗词下面称赞你褒扬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一个解释的字眼都没有?反倒欣然接受
斷筆 16:41:57
当有几个人截图指出你是抄袭,你为啥一个字都没回答
斷筆 16:42:13
若只是贴过去,我根本不会去管
小白 16:44:39
那为什么别说了。我还是继续发我的帖子。
斷筆 16:42:51
关键就在于你完全采取默认的方式向众人显示那些都是你作品
小白 16:45:08
因为我觉得没必要因为这点小事。碍着我把好作品发给大家看的
斷筆 16:43:09
好作品转帖没问题
小白 16:45:24
呵呵。你认为的。
斷筆 16:43:18
哈哈哈
斷筆 16:43:26
我已经都贴出来了
斷筆 16:43:36
看看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这么认为
小白 16:46:57
呵呵。其实这样跟我说的,不止你一个。
斷筆 16:45:04
这就不是我需要关心的了
小白 16:48:48
你关心的需要的就是用任何方式让别人知道我是一个厚颜无耻偷诗盗词的贼?
小白 16:49:11
而我却想证明我很无辜。
斷筆 16:47:11
是不是如此,大家看得见
斷筆 16:47:29
一个转帖的词语就那么难得打出来吗?
斷筆 16:47:34
一年多时间
小白 16:49:48
那你认为是就是了。我无话可说。
小白 16:50:04
一年多时间,缘于习惯。
斷筆 16:47:53
你在那边被不少人奉为才子
斷筆 16:48:05
你解释过一次吗?
小白 16:51:28
我为什么不能被别人奉为才子呢?
我自己也填词写诗。霜天也有只不过不能与你大师级的相媲美罢了。
斷筆 16:49:37
踉跄随风在一个帖子里早就指出你抄袭,可你没有回答一个字
斷筆 16:49:46
人家截图都挂在那里
斷筆 16:50:09
那边也有高人
斷筆 16:50:16
我就看见有人疑问
斷筆 16:50:30
觉得为啥你发的东西风格跳跃那么大
斷筆 16:50:40
你除了回了个谢谢,什么都不解说
斷筆 16:50:42
哈哈
小白 16:53:02
哈哈。
斷筆 16:50:49
这也无辜?
小白 16:53:32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真的。
斷筆 16:51:26
这没什么难度
小白 16:54:17
每个人的立场不一样。所面对的事情不一样。心理想法更不一样。
斷筆 16:52:23
这种事根本就没什么不同立场
斷筆 16:52:32
为人为文的基本道德
小白 16:55:10
你还是认为我偷诗盗词了呗
小白 16:55:15
我只能说我很无辜
小白 16:55:26
别的我没有什么好解释的。
斷筆 16:53:24
我们看到事实就是如此
斷筆 16:53:31
我根本不需要你的解释
小白 16:56:00
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多
斷筆 16:53:46
几位版主都一致通过的封号
小白 16:56:07
我没你想的那么复杂
斷筆 16:54:05
呵呵,你的发言我几乎全看过了
斷筆 16:54:14
我也给版主们看过了
斷筆 16:54:27
谁都跟我一样认为你就是抄袭
斷筆 16:54:32
一字不改原文
斷筆 16:54:39
顶多自己加个标题
小白 16:57:23
呵呵,既然要想抄袭就不会那么傻的不做改动。
小白 16:57:42
呵呵
斷筆 16:55:24
哈哈,因为那个贴吧我们不会有人去关注
斷筆 16:55:31
所以你有一年的时间
斷筆 16:55:35
而且
斷筆 16:55:46
我们坛子早就百度不到了
小白 16:58:05
百度贴吧真是个小的宣传媒体
小白 16:58:13
呵呵。
斷筆 16:56:00
所以百度贴吧是个很好的藏身之处
小白 16:58:26
哈哈
斷筆 16:56:11
很遗憾的是,我一直使用古狗
斷筆 16:56:59
那些诗词,很多人使用百度搜索,看不到霜天,只会看到你
斷筆 16:57:04
很妙啊
小白 16:59:32
好了。就这样吧,你还是坚持的原则,我只能固执的认为自己的看法。各自保留自己的意见吧。
斷筆 16:57:35
我根本没想过要改变我自己的观点
小白 17:00:17
如果我有你认为的“抄袭”对您照成了不好的后果。我向你真诚的说声对不起
斷筆 16:58:10
不是只对我
斷筆 16:58:15
是对我们的坛子
斷筆 16:58:35
是我们坚持了六年坚决打击抄袭
斷筆 16:59:01
记得你刚到坛子的时候
斷筆 16:59:15
老A还评价你是一个不错的好手
斷筆 16:59:20
真没想到
小白 17:01:49
对霜天晓角的各位。说声对不起。我还是坚持保留我自己没有抄袭的原则。
斷筆 16:59:43
你的行为就是抄袭
小白 17:02:12
那是你认为的
斷筆 17:00:05
你为什么不写上原作者的名字?
小白 17:02:29
我跟你几乎没有打交道。
斷筆 17:00:22
那好
斷筆 17:00:45
我可以把你我现在的这些谈话发到霜天去,让所有的人来评理
小白 17:03:38
呵呵。有意思吗?
斷筆 17:01:46
我认为这才叫公道
斷筆 17:02:29
连你百度贴吧的个人资料我都怀疑是作假
斷筆 17:02:35
清华大学?
斷筆 17:02:39
博士?
斷筆 17:02:48
中国科学院院士?
小白 17:05:13
晕。
斷筆 17:03:02
我从没听说过有个二十几岁的院士
小白 17:05:24
我没说我写的是真的呀。
斷筆 17:03:15
这就更能说明问题
小白 17:05:38
网络要求实名制了?
斷筆 17:03:32
从根上你就没有求实求真的动机
小白 17:06:44
我很佩服你这刨根问底的精神。只是一个单单的转帖的为题能联想这么多
斷筆 17:04:48
问题就在于你根本没有标明转帖
斷筆 17:05:01
还在于当别人称赞你你是欣然接受的
小白 17:07:27
有要求转帖就必须要标明吗?
斷筆 17:05:10
俨然成了那些诗词的作者
斷筆 17:05:18
你不用反问我
小白 17:07:55
呵呵。你更不用质问我。
斷筆 17:05:38
我把事实摆给众人看就足够了
斷筆 17:05:55
搞清楚,是你找我说的,我并没有主动找你本人
小白 17:08:38
好。到此为止。
斷筆 17:06:28
我自会把这些话发在霜天
小白 17:09:06
这个是你的自由


账号: fengyueduonaoren名字: 才尽更断笔 [ 楼主 ]   2013-01-04 17:16
一切还是交给大家做评判吧!
不管怎样,封号禁入是一定的!绝不更改!


账号: YI8568名字: 愚讀軒吟 (37)楼   2013-01-04 20:59
明天我就开始把《红楼梦》《水浒》《三国演义》《西游记》下载 打印(抄写太累了)然后写上我的大名 寄去瑞典 明年的那啥贝尔文学奖肯定是我的 呵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2

主题

894

帖子

109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90
 楼主| 发表于 2013-1-5 00:28:45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我对论坛,我发过誓,誓戒论坛!除非沧海变桑田,五岳沉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2

主题

894

帖子

109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90
 楼主| 发表于 2013-1-5 00:29:2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违背自己的誓言,重回霜天,是想澄清一个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2

主题

894

帖子

109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90
 楼主| 发表于 2013-1-5 00:31: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和玉蟾,无伤,分别聊过,甚至霜天有关赠青衫客这号的诗词,我说过,我收藏,或鲁民兄的帖子,我说过:或直用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2

主题

894

帖子

109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90
 楼主| 发表于 2013-1-5 00:33:37 | 显示全部楼层
玉蟾和无伤一直支持我,由我在小说里任用她们的诗词,我很感动,无以言表,只有感谢吾友!
只为,小说里,有很多人物,或需要用到诗词,我又不愿意过多运用古人诗词,于是,我求助于我认为是朋友的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2

主题

894

帖子

109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90
 楼主| 发表于 2013-1-5 00:36:2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画屏春】就大量运用玉蟾和无伤的词。很感激她们!
本来她们就是知己!不多说。

我认为,谁谁都一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2

主题

894

帖子

109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90
 楼主| 发表于 2013-1-5 00:37: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我只相信朋友,对朋友的观点如何,我也一一写到小说里,绝不含糊!!

对朋友两个字的诠释,我在陆续下来的文字分别也写到,有空间日志为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2

主题

894

帖子

109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90
 楼主| 发表于 2013-1-5 00:39:58 | 显示全部楼层
【画屏春】第八章,其中用到断笔兄的好词!谢过,我会修改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2

主题

894

帖子

109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90
 楼主| 发表于 2013-1-5 00:40:2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章

    雪纷纷,飘飘扬扬,世间一片洁白、澄澈。
    边塞多年戎旅,对雪,石天并不陌生。冰天雪地,凛冽风中,纵马驰奔,弯弩射雕,尽管擂鼓鸣角,挥戟破阵,甚至目睹成片倒下的兵士,他始终觉得漠漠天,莽莽雪景有一种苍瑟的美。
    夕阳暮日,京城郊外,酷寒的雪,让他压抑,不安,莫名直透骨子里的寒,似乎触到危险来临,究竟有什么事发生?
    “小二,来一壶烧刀子,再来些下酒菜。”他认为,酒不仅驱寒,能驱去奔波的艰辛疲惫,更能使他放松,精力更能迅速恢复。
    他在一家叫“得意楼”的驿馆二楼,眺望远处,栏外连绵不止的雪。快到京城了,他想着。
    店小二应声下去,没多久端着酒菜上来。
    “得意楼”,虽在城外,弄得干净整洁,时有些山珍野味,生意很不错。大概取意“春风得意”的意思,千里迢迢赶路的商旅,来往官员,赶考学子喜欢在此歇脚。多少人,抱着幻想来,希望能在京城有立足之地,有朝能荣华富贵返乡,“得意楼”是他们的开始,过程,或最后。
    石天曾随洛阳王,或为办公事,来过京城几次,对此处并不陌生。
    楼上可以听见楼下客人来往繁杂声,嘶马声,满座喧哗,碰杯闲聊天南地北,不时夹着几声吆喝。
    “要变天了。”
    “扯哪了?朝晴晚雪,不过寻常。”
    “不瞒你伍老弟,京师早晚要出大事。”一个干枯的布衣老者四顾周围,低声道。
    “帮主密遣小弟打探,正为此事而来,没有能瞒住你公孙先生的,嘿嘿。”
    “有人要谋反,不日,将血雨腥风,这场风波,必定牵涉江湖,如此好时机,并不多,多少门派也图借势崛起,谋一己之利。”
    另一角,有两人神情诡秘,窃窃私语。那叫伍老弟的悄掏出一锭银子,从桌子边递给那个公孙先生。
    “洛阳王——”此话未完,石天待细听下去,见两人已扑倒在桌子死去。
    有人用暗器,置他们于死地。他扫视四围,毫无异常,发暗器的手法很高明,暗器来于何处?
    “砰”一声,打断石天的思绪,破窗弹出一个须髯满面的汉子,落在天井外,人群哗然、散开。
    才走进门一个风尘仆仆少年,马上返追出去。
    眉宇倦色,仍掩不住那少年的英气,他只随意站着,微笑道:“唐志,看你往那跑。”
    汉子知道他的笑,足以令江湖黑道闻其名色变,见其人丧胆,进退之路已被少年封住,却毫无惊慌之色,道:“时小雨,井水不犯河水,江湖路,你行北,我走南,为何咄咄逼人?”
    那少年依然满面笑容,“你自被逐出四川唐门,以收取他人财物,杀人为生,前后在陕甘鲁等地,共犯下十三个大案,灭门有七家,死伤二百多人,官府和武林都下了通缉令,惜是你生性狡诈,尚未擒拿归案。如今皇城脚下,还敢杀人夺命。”
    石天微惊,这眉清目秀,弱不禁风的少年,竟是六扇门中,近年声名鹊起的三大名捕之时小雨。据资料记录,三大名捕分别为时小雨,沈燕平,叶飞翎,三人隶属刑部,也是刑部尚书文正山三位得意弟子。六扇门,名震天下名捕很多,他们少年有为,武功高强,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他们有当今皇上钦赐令牌:御天令。办过无数重案,大案。谁犯律法,他们一定抓,没有他们不敢抓的人,也没有抓不到的人。违捕者,杀无赦!
    而时小雨,有无坚不摧的双手十指。
    唐志深知厉害干系,莫名心悸,想到专羁押为非作歹,作奸犯科重刑犯的地方:天牢。从里面,没几个完整活着出来,出来的人,说不尽冷酷无情,手段毒辣的狱卒,天牢的恐怖、惨绝人寰。何况他命案累累,唯剩殊死一搏。
   殊死一搏!唐志咬牙,忽手一扬,打出一把青莲子,在每每险境,他能死里逃生,赖于在唐门苦练的暗器。青莲子只是前奏,他随后的杀着之一已激发。
    细如发,蓬松密密麻麻,黑亮的银针,漫天盖地,激射时小雨。
    好霸道的暗器!资料介绍,暗器是针针夺命的“漫天飞雪。”唐门暗器,独步天下,暗器禁忌用毒,显然,银针浸了毒。唐志是叛徒,又是杀手,出手要置人死地,当然不会去顾及唐门的名声。
    情况危急!石天立即做出决定。
    果然,时小雨脸色微变,身一纵上了屋顶。
    唐志第二道杀着接着打出,如春天的风,春天的雨,拂梦而来,很温柔,但是,更能致一个人死上无数次。暗器有个很美的名字,叫:“春风春雨”
    唐志不期望能杀死时小雨。他连出杀着,是把时小雨逼上屋顶。真正杀着,未必直接杀人,只要能起作用,作用是:杀人。
    更危险在时小雨身后,有潜伏的敌人,好像早算计好他退避暗器,退上屋顶,蓄势待发给他致命一击。
    时小雨追捕唐志,像猎人捕杀猎物一样,但现在,他成了别人的猎物。
    这一击是刀。
    能杀人的刀,有很多种。这一刀很完美,时小雨感觉到那刀凌寒逼人的刀气,以至无法判定,能避开唐志的“春风春雨”,能不能避开他连绵的暗器,还有此可怕一刀。
    险象丛生里,他看到了一线希望,迅速做出判断。另一道绚丽斑斓的刀光,和一声龙吟,他晓得出手者是谁。
    唐志倒下,暗器自然就消失,唐志没想到他和他的盟友精心设计的狙杀,会有意外出现。
    时小雨转身,用两指夹断刺进他胸前的刀尖,血流下,染红衣衫。
    忽然,刀自刀柄处又折断,弹出一把小刀,继续刺,时小雨又感到一阵疼痛,他跃起,凌空弹指,疾点那暗算他的敌人肩井、云门等穴位。
    那人动弹不得,见脱身无望,口一动,服毒自尽,乌血从嘴角流出,挣扎几下死去。
    杀唐志解围者是石天。
    时小雨一线希望是:有人出手帮他,并且知道来者是谁,他笑笑道:“久闻石天将军俊朗风采,一把龙吟刀,出神入化,疆场杀敌无数。承蒙今日相助,谢过。”
    石天道:“过誉。时大人自出道以来,锄奸惩恶,伸张正义,人人称道,誉满天下,官差、捕快唯首是瞻。”
    “那是我的职责,再这般说,我可受不起。叫我小雨,不然,显得生疏了。”时小雨谦恭地说。
    围拢的人直目瞪口呆,闻声赶来几个衙役,听说捕头时小雨办案,不敢怠慢,忙处理唐志那两人后事。
    石天和时小雨便去喝酒闲聊。
    “你很喜欢笑,刚才险境丛生,你仍在笑?”看着时小雨少年无邪笑容,石天笑问。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活着,笑总比难过好。”时小雨是这样认为,所以,海角天涯追捕犯人的日子,枯燥无味,历尽千辛万苦,甚至负伤,濒临死亡,他一直保持乐观,过得开心。
    “呵呵呵,说得好。”
    “我以为活不下来了,纵然躲得开唐志的暗器,也难避开背后一击,没想到刀中还有刀。”
    “用刀中刀的杀手,是滇西巴榆。”
    “哦,石兄在军中,了解江湖人物颇多。”
    “在洛阳王府,我有空就看些江湖资料。”
    “我身在公门,平时也须了解江湖人士,各门派资料,方便办案。”时小雨又道:“事情棘手。巴榆和唐志,属于一个严密的杀手组织,正邪之间,行事诡秘,杀过贪官污吏,也杀过能臣贤士,平民百姓。”
    “这个杀手组织,我略有所闻,其背景,所知不多。”
    “我二师兄沈燕平,曾追查过,线索刚有眉目,马上中断,因为,那些杀手和苏榆一样,一旦失手或暴露,就自尽。”
    石天道:“看来,杀手组织对他们的惩罚,比死还可怕。”
    “唐志来京城,我收到消息,匆匆赶来,还是迟了一步,他已杀那个公孙先生,伍老弟。杀人,无非灭口,公孙先生一定掌握一些什么秘密。”
    “公孙先生提起一件事,有人谋反,死前说了三个字:洛阳王。可惜他死了。 ”
    “奇怪,谋反是重要机密,公孙先生不过一个看相问卜,混江湖饭度日的算命先生,他从那得来?”时小雨似胸有成竹,笑道。
    “公孙先生消息来路不是关键,就是说,秘密根本不是秘密。”石天开始有了一些头绪。
    “对。秘密是人捏造出来,但它成为秘密,要通过如公孙先生、伍老弟,或听到的人口里,巧妙透露出来,才成为真正秘密。”时小雨道:“有人被杀,有人杀人,不出一日,江湖会传遍。知道的人,谁都怕乱声张,落得公孙先生的下场,秘密,还是秘密。”
    石天不由钦佩时小雨缜密思路,道:“近来传言,说王爷要谋反,他赤胆忠心,一生戎马,立下赫赫战功。我正要查出背后真相。”
    “我本来不相信赵王爷会谋反,也许,不止是陷害赵王爷这么简单。”
    “正是!我担心王爷和热血保疆卫国的将士惨遭荼毒。”石天愤然站起,一拳打在桌子。
    “公孙先生两人死,唐志出现,苏榆伏击,为了引我来此处,目的要更多的人知道这个秘密,刑部不得不分抽精锐力量,追查杀手组织这个案子,而我的二师兄又奉命去洛阳查谋反这件事。一系列发生的事,更坚定我的想法。”
    “沈捕头去查案,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还王爷和众多将士清白。”石天吁了口气,道:“那个伍老弟也在打听这事,他说的帮主是谁?谁是指使驱使杀手组织,制造秘密的人?”
    “刑部查到的情况,很多门派避免明争暗斗,江湖大浪淘沙,埋汰沉没,在朝中寻找靠山,与一些重臣有瓜葛。”
    所有事情,说明有一股势力,暗中策划行动。有谜底,就有答案,总有揭晓的时候,只是那时?谁也不知道。
    “石兄,小心为好。你的行踪,必定在别人掌握之中。二师兄一人在洛阳,我得赶去助他,告辞。”时小雨停了会道:“恐有意外发生,老师安排大师兄留在京师,遇到困难去找他,或去尚书府。”
    石天感动,无语点点头。
    有的人,相识了一辈子,未必相知,注定不一定能成为朋友。有的人萍水相逢,一面之缘,可成为铁血肝胆挚友。对石天而言,时小雨是值得信赖的朋友。而朋友的朋友,即是朋友。
    一场阴谋,和一场腥风血雨即将开始。


    雪一直在下,下来整整一晚,石天也无眠一夜,天亮,该进城了。
    京师,历来藏龙卧虎,龙蛇混杂之地,蛰伏许多动一只手指,或下一道指令,说一句话,就能震动天下的人物,今古演绎着多少悲欢情长,喜怒哀乐故事。
    有一个地方,是有钱,有身份人去的地方,那就是京师第一楼:碧月楼。
    碧月楼是酒楼,有天下最华丽的厢房,最奢华的生活,最倾国倾城的美人。
    碧月楼东西南北四座楼,楼楼相连,各三层,琉璃碧瓦,飞檐朱角,雕阑玉砌,据说,主厨是当今御厨的师傅司空云,还有很多舞姿翩翩,美如仙子的歌伶。诸多文人雅士,豪杰侠客慕名而来。真正酒客,不仅是喝酒,更为了风雅喝酒。
    京师有权势,有头面的人,大多喜欢来碧月楼聚集交流,吟哦风月。有关朝廷,江湖最新消息,都在这里传出。而碧月楼老板孟依依,是石天的朋友,红颜知己,他首先去找她。
    泥炉炭火,把碧月楼烘烤得暖暖的,虽是寒冷雪天,宾客早已络络不绝。
    大厅里,琵琶曲伴奏,一个着绿纱裙女子翩然起舞。
    迷醉那些陶醉,半醉,酩酊大醉的客人,不断地喝彩喊好,或有一些人,脸红耳赤唤酒猜拳,或拥抱身边的美人。
    相比征战的日子,碧月楼莺歌燕舞,真是天壤之别,石天不禁感慨。
    当初,为护忠臣义士不被佞臣所害,及时了解最新的动向,军师花旗风建议在京师搜集资料,设点在碧月楼。重担,落在孟依依一个柔弱女子肩上。
    楼上阑干,闲倚一位紫衣、豆蔻芳华的女子,荷珮紫带,玉簪青髻,蓦然回首,销魂一瞥,风情万种,正是孟依依。
    “小天,有没有想我?”她笑吟吟对身旁的石天道。
    “孟姐,是许久没见你了。”石天脸微红道。
    “每次见面,都问你,你都不答。”
    “小蝶的舞姿越来越美——”
    孟依依比他年长三岁,石天对她有别样的情愫,却只埋在心底。
    一个叱诧边疆的将军,见到自己心爱的女子,朝思暮想的梦中人,也不敢表白,孟依依拿他也没办法。
    孟依依一只嫩如藕白的手,轻搭在石天肩膀,俏道,“偏又去说小蝶,回答我的问题,很难么?”
    石天闻到她那鬓丝散发的芳香,怦然心动,局促不安。
    孟依依用指一捺石天的额头,笑骂道:“又不会吃了你。”
    从她那里,石天懂了不少情况,前些天,大内凌总管说,有人密告赵王爷谋反,至于是谁,他也不知;御史方自秋说,朝廷已掌握一些证据,皇上龙颜震怒。按察使余万说,兵部已在进行兵马调遣,恐不日开拔洛阳,肃清叛党逆贼——
    凌总管、方正秋和余万都是秉性直率的大臣,也是赵文彦的好友,他们的话,不会假,石天深信这点。时局非常不利,观其变,谋其策,他要在困境里,一步一步找办法——破局。
    曲完,舞罢,小蝶欠身致礼,款款退下去。
    碧月楼,无疑人间温柔乡,来这的人,皆为寻欢作乐,醉生梦死。石天注意到宾客中,有一人犹为出众,那是个着华丽锦袍,无比雍容富贵,美得令人心颤,用潘安宋玉比拟不为过的公子。他慢慢喝酒,不言不语,心思也不在优美的歌舞,眼神迷离,怅惘。
    当那公子转过来仔细打量石天,忧郁目光,又痴痴望着孟依依。
    石天确定以前没有见过此人,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孟依依似无意般,避开那目光,对石天耳语:“他是当朝皇上身边最红的权臣,太师苏施洛之子苏璟。”
    “哦?苏太师的口碑,民间褒贬不一。”
    “苏公子倒也乐施好善,义结豪杰,侠行五湖,京师四公子,数他文韬武略最好。”
    苏璟已上楼,向他们走来。
    “依依——”苏璟瞧了瞧孟依依,欲言又止。
    孟依依绰绰风姿,嫣然一笑道:“苏公子好!”
    “在下苏璟,请教兄台尊姓。依依的座上宾,想必非一般人。” 苏璟向石天拱手。
    “我叫石天。”
    “莫非是洛阳王旗下骁勇善战的石天将军?久仰。 ”
    “客气了。”石天淡然道。
    寒暄一番后,苏璟一霎揪心,一阵酸楚。记得去年飞雪时节,游赏梅花,在碧月楼,第一次见到她时,顿觉满城花色暗淡,酒无味,孟依依惊艳的美,迷住了他。凭他自身的实力,家族显赫的背景,来提亲,求亲的趋之若鹜,身边美女如云,让他动心的没一个。从此,他成了碧月楼常客,不断寻机会接近孟依依,总无法打动这京师第一美人的芳心。窗外缃梅雪,不觉,一年过去了,苏璟满怀的情思,苦不能和孟依依相诉,触景长吁,低吟首《生查子》:

    听雪动葭思,拂萝青衫湿。相说去年人,已是天涯客。
    能我旧诗痕,不向凋风识!槛雪那時香,只趁梅花笛。

    孟依依本是聪颖伶俐之人,她岂不知听不出词意,和苏璟对自己一片深情?可她心底唯有石天,故问:“好词!美景如此,当此雅兴!去年人,天涯客,苏公子真是性情中人,在忆故人吧?”
    苏璟楞瞅着心仪的伊人,心又凌乱,自嘲:“世上情苦,别离为最,故人不在天涯,似是天涯。”
    石天睥睨出蹊跷,没说话,气氛一下沉闷。
    确是不忍苏璟憔悴失落,忍受折磨,解决办法,惟断了他的念头,迟早,他能找到称意的人,孟依依想着,故意牵石天的手,小鸟依人般依偎着他。
    此时此景,除了醋意,嫉妒,苏璟的心,无尽苍凉滋味。天若有情,怎如此折磨人?她对自己无动于衷,是为这石天?还于此,只讨无趣,他便告辞了。
    石天看他那远去的背影,对孟依依道:“他是不是很喜欢你?嫁他不错,家有权势,财万贯,才貌双全。”
    “胡说甚么。”她轻打石天一下,嗔道:“你若有他痴情一半就好了。”
    石天苦笑,情何以堪?
    当繁华散尽,窗外雪停,月照西楼,分外皎洁。
    孟依依很享受雪景和这份安静,有石天在,她情愿永远这样陪伴在他身边,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世间许多事,难尽人意,石天好多次,悄悄来,悄悄离开她。多少夜里,碾转无寐,盼他来,送他去,她并没有用柔情挽留难得的短暂相聚,她知道,男人自有男人的事,男人的心,有一半是属于——江湖。
    不知不觉,她睡着了,在他怀里,睡得很甜很美。
    十三曲廊的石凳上,石天轻拂她的青丝,心,莫名涌起股蜜意。在他心里,孟依依如一朵娉婷玉立、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不可亵渎。追逐她的富贾或名门公子数不胜数,有时,他矛盾地期望孟依依能嫁一个好人家,生儿育女,有个好归宿。刀口舔血生涯,天有不测风云,明天会怎样,自己也不知,他不能给孟依依沧海桑田,海枯石烂的承诺,故而,一直没和她表白。
    她醒来,见石天抱着她,靠在石柱上也睡了,深情在石天的脸颊亲了一下。
    新的晨曦来临,石天迫切要解决的几个疑惑,公孙先生的消息从何来?伍老弟说的帮主是谁?赵文彦的政敌、仇家?
    他记起时小雨的话,决定去尚书府一趟。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那面如冠玉,五络分须,儒雅的人笑对石天说,他是刑部尚书文正山。
    “他必须要来,只有为赵王爷,他才会来。”另一个长髯客喝口茶,道。
    旁边笔直站着一个青衫青年,冷然望着石天:“他来,是自投罗网。一个时辰后,满城会贴满通缉他的告示,抓他是我的职责。”
    “鲁大人料事如神,钦佩。”文征山对长髯客道。
    “文大人妙算,叶捕头刚正不阿,从不徇私枉法,尚书府已布下天罗地网,此地插翅难飞。”
    文大人应是刑部尚书文正山,长髯客是大学士鲁子节,青年是叶飞翎,石天不难猜出他们的身份,他笑嘻嘻道,“两位大人和叶捕头是当朝敢直谏良言,嫉恶如仇的大臣,有小雨的嘱托,更兼我为王爷的事而来,这点,我不担心。小雨嘛,是我信赖的朋友。”
    “赵王爷的部属,多出英杰,他一世英雄,国之砥柱,他怎么可能谋反呢?”
    “我们不都为他的事操心么?”
    “我只抓触犯律法的人。”
    四人不约而同呵呵笑起来。
    “还有一个人要来。”文征山道。
    “他是当今除了皇上,最有权力的人:太师苏施洛。”鲁子节道。
    文正山凝重道:“他也为赵王爷而来。”
    在座几个人,没有谁敬畏这个最有权力的人苏施洛,也没有谁怕他,但是:对抗,不是最好的办法,他们选择:周旋。
    叶飞翎向石天使了个颜色,两人闪身出去。
    苏施洛到尚书府登门拜访,应了一句古话: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从来,只有朝廷大小官员,皇亲国戚到太师府拜访他,携礼敬纳更少不了。官位高低,就有大小的权力,权力的魅力,能呼风唤雨,鸡犬升天,使人宦途浮沉,满门抄斩——
    苏施洛恰有至高的权力!他有才能,才能坐到今天太师这位置,他有才能,才能把权力用得淋漓尽致,最大极限。
    他知道,有些事,单靠权力是不能做好的。如他对自己儿子苏璟无可奈何。他给苏璟安排一条登科及第,青云直上的宦途,有权就有钱,有钱就能更好活着。老子英雄儿好汉,苏璟是他儿子,当然有做官的能力,偏不屑一顾。他一生积攒的财产,苏璟时常千金散去,救助贫民,固然可惜,欣慰是,给他这太师添了些好名声。
    苏施洛认为,人人对他敬畏,他只敬畏一个人,赋予他权力的人:皇上。除有两个人,皇上只器重他,苏璟只敬爱他,两者都不是敬畏。但没有做父亲会和心爱的儿子计较,他更不会和九五之尊的真命天子计较,决不干搬石头砸自己脚,掉脑袋,灭九族的事。
    威胁到他权力的人,必须除掉,赵文彦就是一个。假他人之手,除掉宿敌,并且一点痕迹不留下。今天来尚书府,正是这目的一个步骤。
    “太师国事操劳,百忙抽空光临寒舍,我可担当不起啊。”
    “文大人,你我同僚,两朝为官,情谊之深,不复多言,何须客气呢?”苏施洛笑眯眯道。
    大门外旌旗招展,枪戟林立的兵士,铁桶般围实尚书府,文正山见此状况,微笑道:“愧受太师念旧之情,请——”
    少傅杜子风和一干随从鱼贯跟着进府。
    客厅入座,苏施洛捻须,似笑非笑道:“鲁大人也在哈,今天啥好日子?都凑巧碰在一块。”
    “回太师,我与文大人同乡,同科进士为官,本来,找文大人下盘棋,刚好太师来了。”
    “哦,下棋?少傅棋艺精湛,何不与鲁大人下一局?”
    杜子风“哦、哦”应声。
    一局没有硝烟的厮杀开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2

主题

894

帖子

109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90
 楼主| 发表于 2013-1-5 00:41:5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时,我才知道一个字:假!
劳烦霜天版的版主把所有赠我的词全部删除!
一概不留!谢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诗词 ( 陕ICP备 16018424

GMT+8, 2019-6-27 14:43 , Processed in 0.07182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